星期六, 六月 05, 2021

我对新冠病毒溯源的看法

  近日,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福奇突然改口称“不确信新冠病毒来自大自然,应该继续调查中国”。

  我觉得,这可能主要源于如下新闻:2020年11月17日,石正丽团队正式向Nature提交了RaTG13的详细来源。该病毒来自2012年到2015年该课题组对云南省墨江县通关镇矿井的采样。石正丽团队在文中指出,中华菊头蝠是SARS-CoV 2的自然宿主,而目前分离到的COVID-19非常可能来源于蝙蝠的SARS-like重组病毒。

  美国和国际社会的逻辑我想应该是这样的:新冠病毒不是人造的,目前的研究表明可能来自中华菊头蝠,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团队2013年在云南墨江一个矿洞检测到的一株来源于中菊头蝠的冠状病毒序列,命名为RaTG13,这个序列与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有近4%的差异,是目前与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最近的蝙蝠病毒,石正丽团队在武汉办公,新冠病毒的第一次爆发源自武汉,新冠病毒的第一例有记载的病例也来自武汉,因此国际社会通过这种逻辑就会自然产生那种怀疑。

  新冠病毒不是人造的,这是一个普遍承认的观点,基于这个观点,新冠病毒应该是从动物传染给人类的,而不是实验室制造的,具体是什么动物,需要科学的论证和研究。

  要想找到新冠病毒的起源,依靠打嘴炮是不行的,要像石正丽团队那样,实事求是,从科学的角度找出新冠病毒最接近的动物宿主,证明新冠病毒来自该动物,这才是新冠病毒溯源的科学态度。

没有评论: